临朐新闻资讯 > 焦点新闻 >

黄河滩区迁建:告别“水窝子” 圆了“安居梦”

  黄河之水浩浩荡荡奔流千年,孕育了古老的华夏文明,但也给勤劳勇敢的炎黄子孙带来大自然的考验。

  堤坝决口,黄河改道,修建台房……这些词汇,或许已经从新一代少年儿童的视野中淡出,但曾经历过洪水灾害的几代人对此不会陌生,世代居住于黄河滩区的数十万百姓更不会忘记那些祖祖辈辈曾与洪涝灾害对抗的记忆,那些耕耘几年积蓄却全都用于修补房屋的苦楚,出行难、上学难、就医难、安居难、娶亲难……被困于黄河滩区,却从未向天灾屈服的滩区百姓,每一代人都有深藏于心的“安居梦”。

12

  菏泽是黄河入鲁第一市,菏泽黄河滩区迁建工程涉及14.7万人,2万亩的筑台、造地、建房,是滩区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创举。

  远离洪灾、摆脱贫困、实现富裕更是菏泽滩区人民的希望所在;搬离房屋简陋、沟壑纵横、街巷崎岖的旧村居,住进生态宜居、乡风文明、功能完备的新社区更是菏泽滩区人民的梦想所在。

  为改善境内滩区群众的生活质量,随着黄河滩区居民迁建重大战略决策的实施,一场破解世纪难题的滩区迁建工程,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一幅壮美的安居蓝图在菏泽呼之欲出。

  为“安居”,村台社区建设忙

  走进东明县焦元乡,春天已至,堤坝两侧的斜坡上草色青翠、树木挺拔,远处有大片嫩黄色的油菜花田,田园风光旖旎,让人很难想象,这片土地曾长期面临黄河水患的威胁。

  虽然从未在此生活过,但到此采访的记者曾在戏曲中听说过,“三年攒钱、三年垫台、三年盖房、三年还账”的滩区生活情况,亲眼目睹这些各自伫立的“台房”、深深浅浅的“沟”状街道时,才对这片土地居民的生活困境有了初步了解。如何让滩区百姓通过迁建安居乐业,成为当前东明县面临的一大考验。

3

  在焦元乡8号施工现场,主建筑群的主体结构已经成形,建筑空地上,空心砖、钢材等建筑原料已经进场备用。据了解,村台安置社区,均采取就近就地淤筑村台的做法,受河床空间限制,引黄抽沙分试点、一期、二期3个批次,工程规模大、时间紧,此前也没有成熟经验可供借鉴。

  东明县副县长刘庆喜介绍说,按照原本的工期,社区建设将于今年年底完成。受疫情影响,工期至少延误了1个月。之后将采取特殊措施,如用工方面,从周边地区调配施工队顶上。

  刘庆喜表示,下一步,东明县还将在每个村台明确1名县级干部,靠上抓、全程抓,对工程建设实行“日督导通报、周现场调度、半月观摩评比”的高频推进制度。每次观摩县财政拿出400万元,奖励先进、鞭策后进,评比结果全县通报、电视滚动播出,并通报施工企业总部,以此充分调动施工企业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

  求“乐业”,配套产业规模化建设

  为让滩区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可致富”,东明县在滩区建设中着力规划与迁建配套的产业发展模式,通过以点带面的方式,加快推进黄河滩区生态高效农业观光示范园、江苏绿港现代农业产业园等一批重点项目建设,努力将黄河滩区打造成现代农业发展的聚集区。

东明工厂化养殖基地。东明工厂化养殖基地。东明工厂化养殖基地。东明工厂化养殖基地。

  在水产养殖基地的试点处,数十个尚未投入使用的坑塘正在进行养护,鱼苗已经从温室大棚内移出,放养进小型池塘,因气温尚未稳定恢复,水泵抽送进池塘的地下水需要需要达到20摄氏度。

  技术人员毛朋朋介绍说,这里养殖的加州鲈鱼属于引进物种,适合大规模养殖和加工,如果条件适宜,亩产能达到2000余斤。该批次养殖的鲈鱼预计今年农历八月前即可上市,目前市场价约为24元/千克。同时,该养殖基地还配有80亩净化池,以求在养殖过程中保护生态环境。

东明葡萄产业园。东明葡萄产业园。东明葡萄产业园。东明葡萄产业园。

  除该养殖基地外,还有休闲渔家乐、早熟葡萄采摘园、绿色蔬菜园3个功能园区,同属于焦园堤沟禾生态农业园,该项目由东明县明森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筹资3000万元投资兴建,属于现代农业综合园区,该园区将集自然生态、农事生产、旅游观光、休闲采摘、工厂化养殖、美食体验为一体。

  “以前焦园乡考核多年来都是倒数第一, ‘落后’几乎成了我们乡的代名词。”焦园乡党委书记张建国说,滩区迁建开始后,带动各项工作的进步。如果没有滩区迁建,该区域的产业经营优势就不存在,项目很难引进,也无法调动百姓参与和实现就业。

  谋发展,土生土长的滩区居民见证变迁

  家住娄寨行政村的毕雪花是土生土长的滩区居民,今年50岁的她,从孩童时期就深刻体会到过“下大雨、垫土台、修房子”的一系列循环。

  “我娘家在郭堂行政村的毕桥村,出嫁前,我经历过两次下雨后重修房子的事。结婚后,记得雨下的最大的一次就是2003年那次,也是要重修房子。”毕雪花说,尽管如此,她家还是很贫困,当时两个孩子需要上学,家里无法同时负担两份学费,她的大儿子就只能辍学打工,那时候,她跟丈夫只能指望田里的庄稼收成好一些,家里就能多一点收入。

  如今,毕雪花已经在早熟葡萄采摘园打工两年,每月能有2000余元的收入,将来搬进社区建好后,她家能按规定分到相应面积的新房,此时再聊起以前的苦涩生活,她已经能笑得开怀。

  同样饱受黄河祸患的不仅仅有东明的滩区居民,鄄城县李进士堂镇的居民曾经也经历过“三年攒钱、三年垫台、三年盖房、三年还账”的经历。

鄄城滩区里未迁建的村民盼望着告别“水窝子。鄄城滩区里未迁建的村民盼望着告别“水窝子。

  “黄河涨水,一眨眼的时间,家就没了,锅碗瓢盆、鸡鸭等家畜都冲跑了。那段时间,只要水不下,村里人就都睡屋顶上,垫土筑台、窝棚过节、投亲靠友也都是常有的事。”70岁的彭存一对黄河泛滥之苦记忆深刻。

  “天晴一身土、雨天一身泥,这话一点都不假。”在出行方面,不少人感觉十分受困,68岁的王永梅告诉记者,出行要翻越“大堤”,像她这样的老年人最受影响。“年纪大了,不敢骑电车,大堤比较陡,骑三轮车根本上不去,村里经常有老人因为爬堤摔倒。”

滩区里的村庄破旧贫穷。滩区里的村庄破旧贫穷。滩区里的村庄破旧贫穷。滩区里的村庄破旧贫穷。

  随着改变滩区百姓命运的 “脱贫迁建”工作的逐步推进,这个困扰数十万人的“世纪难题”迎来了破解时刻。

  2015年,鄄城县李进士堂镇苏门楼、芦井两村被省政府批准为山东省黄河滩区迁建一期试点工程。2017年10月25日,芦井村和范门楼村812户、2688名滩区群众乔迁新居。如今,这些滩区居民已经住上了配套公共服务中心和幼儿园的楼房,过上了类似“城里人的生活”。

  无论是滩区迁建还是村台建设,其宗旨就是改善滩区百姓居住条件、脱贫致富。既要搬得出,还得稳得住,黄河滩区居民居住环境改善了,还得兜里有钱,有项目,能致富。

1213

  为此,鄄城县根据本县实际和滩区特点,以优势产业为支撑,在居民迁建点试点项目建设扶贫车间。

  “让群众到扶贫车间来,有活干,能挣工资,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目的。送项目到村,送技能到人,送就业到户,送政策到家,实现村村有项目、户户有良策、人人有岗位、兜底有政策。”在滩区迁建工作中,鄄城县县长袁红兵反复强调。

鄄城李进士堂镇迁建后的新小区。鄄城李进士堂镇迁建后的新小区。住进新房后,环境明显改善。住进新房后,环境明显改善。住进新房后,环境明显改善。住进新房后,环境明显改善。

  的确如此,为保证滩区老百姓“搬得出、稳得住、逐步能致富”,菏泽立足滩区特殊地理环境,坚持将滩区迁建与乡村振兴、脱贫攻坚、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统筹谋划,实现安居与富民同步推进、生态与产业同步发展,真正让黄河滩成为一片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花果滩、幸福滩。(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  胡云华)